易逝的互聯網

更新:2017-10-25    編輯:幻風    來源:本站整理    人氣:加載中...    字號:|

標簽:互聯網  易逝  百度搜索

很多年以前,我寫過一篇文章,《凡存在過的,必留下痕跡》,我曾信心十足地覺得,由于Web開放互聯的特征,由于搜索引擎和其他Web索引和緩存技巧的日益強大,任何內容,只要它曾經在互聯網上出現過,它就永遠存在于互聯網上了。一些企業動用強大的公關氣力,讓一篇不利于自己的報道從所有媒介上徹底消失,仿佛它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,這種事情以后再也不會發生了。

早在 1997 年,我曾經做過一個網站,softmag.com,是我當時所在的《軟件》雜志的在線版本。域名是一位在美國的朋友幫忙注冊的,服務器放在紐約世貿中心大廈頂層的機房里,我在地球另一端的北京,一邊學習HTML和服務器的相關知識,一邊完成了網站的搭建和內容的更新。 1997 年 6 月 22 日,我最后一次更新完這個網站,辦理潦攀離職手續,然后跑到深圳去圍觀香港回歸。后來接手雜志的人,也沒有持續更新網站,所以那個網站一直停留在 1997 年 6 月 22 日我最后一次更新的狀態。

2001 年 9 月 11 日,美國遭受恐怖襲擊,世貿中心的雙子塔在遭到兩架客機撞擊后坍塌,舉世震驚。后來美國的朋友奉告我,就是在那一天,曾經的softmag.com和世貿中心的雙子塔一起,永遠地消失在厚重的煙塵中。

但是,一家名為互聯網檔案館(Internet Archive)的非營利機構,用它的網頁時光機(Wayback Machine)服務,永久地保留了softmag.com曾經存在過的每一個字符,讓我在 20 年后仍然可以造訪我當年所做的一切。這件事讓我由衷地感慨,仁攀類文明的傳承,再也不會因戰火、意識形態和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,,遭到焚毀和踐踏了。我信任,互聯網有著驚人的、不可撤銷、不可毀滅的記憶力,它比石頭更硬,更持久。

易逝的互聯網

互聯網檔案館保存的 1997 年的《軟件》雜志網站

后來,像是一個譏誚,《凡存在過的,必留下痕跡》這篇博文在我的博客上已經找不到了。由于運營那個博客服務的公司,早就放棄了這項業務,維持那臺服務器持續工作已屬不易,數據的完整性就不要想了。不過這篇文章并沒有完全從互聯網上消失,當時有些人、有些網站轉載了我的文章,所以現在我有時機從別人那里重新找回來。

有很多曾經存在過的內容,如今再也無處尋找。我有不少朋友,當年曾認真地在微軟旗下的Windows Live Spaces,或者國內的博客服務商Blogcn的網站上記載所思所想。后來,微軟關閉了Spaces服務,Blogcn轉向收費,那些朋友曾經寫下的文字一夜之間消失了,我都不知道該去哪里找。這讓我非常惆悵,過了很多年我仍然記得我從那些文字中感受到的溫度和善息,我無法裝作它們從未存在過。

從 2004 年開始,迄今十多年的照片都被我寄放在Flickr,即使它被墻擋在外面,也攔阻不了我對它的依附。可是我不知道Flickr能存在多久,當年Yahoo收購了它,我并不開心,但心想Yahoo這么大個公司,總不至于關掉它吧?Yahoo倒是沒有關掉Flickr,但把自己的整個互聯網業務給賣掉了。現在我不知道Flickr的新東家Verizon會對它怎么樣,我發現我對永存這件事越來越沒有信心了。

Web是個了不起的發明,它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鏈接,數不盡的交叉鏈接,構成了一張空前的信息大網。但是,當我重新造訪我十幾年前的博文,那些我精心插入的、引以為傲的、體現互聯互通精神的外部鏈接,絕大部分指向了404——它們無聲地消失在光陰的背后。想想當年我還宣傳“與其轉載,不如鏈接”呢,真是汗顏。

易逝的互聯網

我自己的博客如今已經充溢了404

為了對抗互聯網的易逝性,據說Twitter將每一條推文都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建立了一個永久的備份,即使發推的人自己刪除了他的某條推文,它也會保存在國會圖書館的檔案里。哈佛圖書館創新實驗室則通過一個款名為Perma.cc的工具,讓人們可以為任何現存的網頁建立一個永不失效的引用鏈接,后人不會再面對一堆逝世鏈。

互聯網如此易逝,以至于很多人不得不花費很大的勇氣和努力來與之對抗。感謝那些試圖將互聯網永久存檔的努力,讓我可以找回我 20 年前發布的網頁,找回物是人非之前的記憶。但這些努力卻無法幫我找回我的朋友一小時前發布的,卻因某種不可言說的敏感而消失的大眾號文章。

注:本文轉載自大眾號 keso 怎么看(微信 ID:kesoview)

評論列表(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
站點導航

您可能在找這些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